24 June 2007

新的世代?

小學生是我每天工作的對象,小一的天真無邪到小六的早熟心智我都看在眼裡。一句句「老師好!」「老師這樣對不對?」「老師妳教我!」,小孩的主動發問不同於我的被動世代,那個老師高高在上的年代。
時代有了點進步,但補習卻是台灣人逃不過的宿命。英文、台語、圍棋、舞術等,下了課先到安親班寫學校功課,晚上再接他們到補習班繼續學習,要把他們個個補到昏天暗地,補到眼神失去光采,補到精神崩潰才叫盡責。
我們的小學生從小就習於加班的生活,接受別人幫自己安排好的命運,不懂得選擇,不懂得生命的意義,不懂得握權的總統只有一個,自己比較有可能會是二千多萬受難著中的那一個。他們和他們努力工作的父母親同樣地悲哀卻也同樣勇敢,將自己取來的石頭往身上扛。

2 comments:

ivaniswek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kirsty said...

真的!